临渭历代名人【上篇】
发布时间:2018-01-09 16:40:05 来源: 区地方志

隶字体创始人—程邈

程邈(生卒不详),字元岑,秦朝下邽(今渭南市临渭区)人。少爱书法。秦朝初建立时,他任县抄写公文的狱吏,长于书写大篆。为巩固中央集权制,秦始皇下令统一法令,统一度量衡,命丞相李斯对文字进行整顿。李斯对当时的大篆进行了简化和改进,称为小篆,颁布使用。程邈喜欢研究文字,很快就能熟练地书写小篆。但因官府文书往来频繁,小篆书写起来仍费时费力,程邈就致力于对小篆进行改革。后因程邈性情耿直,得罪了秦始皇,被关进了云阳(今陕西省淳化县西北)狱中。他在狱中除了从事劳役外,就是专心研究自己在民间收集的各种书体素材,和小篆加以对比,进行修改,使“少者增益,多者损减,方者使圆,圆者使方”。经过他一番苦心钻研,终于整理出3000多个比小篆字书写更便利又易于辨认的新型文字。程邈将自己所改革的新文字上奏秦始皇,始皇看了非常高兴,于是被免罪释放,提升为御史,并令将新型字体在全国颁行。

新型文字开始时只是在隶卒戌役范围使用,又是胥吏程邈所造,故称“隶书”,又称为“古隶”、“秦隶”。程邈使篆书过渡到隶书,为以后的楷书奠定了基础,是中国汉字演变史上一次重大变革,被称为“隶变”。

西汉最高法官—翟公

翟公(生卒不详),西汉下邽县(今渭南市临渭区)人。汉武帝元光五年(前130)到元朔二年(前127),官居廷尉(中央政权中最高司法官)之职,权势很大,因而拜访的人很多,终日门庭若市。他被罢官后,门外一下子变得冷冷清清,连以往投靠过他的朋友也不再来往了。后来,翟公又官复原职,这些人又来投靠,翟公感慨万端,挥笔题词,在自己家门上写了几行大字:“一死一生,乃知交情。一贫一富,乃知交态。一贵一贱,交情乃见。”以后,遐迩相传,成语“门可罗雀”便由此而来。

唐代为纪念翟公,在下邽县的东北部设有翟公乡。穆宗长庆四年(824)五月为奉景陵,后划归奉先县(今蒲城县)。翟公冢墓,原在下邽东17.5公里处,今已不复存在。

汉成帝的经学老师—张禹

张禹(?~前5),字子文,西汉人,原籍河内轵(今河南济源东南)。其父代迁居莲勺县(今渭南市临渭区)上太庄村。张禹幼年,爱看别人算命观相。日久,便通晓其意,常从旁帮腔,占卜的人很喜欢他,就对张禹的父亲说:“你儿子通晓卜意,可让他学习经学。”

张禹长大后,到长安跟随沛郡的施雠学习《易经》,向琅邪郡的王阳、胶东的庸生求教《论语》,不久,就学明白,一时成为最有文才的人。汉宣帝甘露年间(前53~前50),诸儒推荐张禹,皇帝令太子太傅萧望之出题策问,他对答如流。不久,便以博士试用。

元帝初元年间(前48~前44),博士郑宽中给太子教授《尚书》时,推荐张禹教授《论语》,被皇帝采纳,并任禹为光禄大夫。几年后,又升任东平国(治在今山东东平县东)内史。

成帝即位,征聘张禹为老师,张禹将他解答皇帝提问的内容整理成《论语章句》一书,时人盛传“欲为《论》,念张文。”张禹以老师的身份被赐爵关内侯,食邑600户,又拜为给事中,领尚书事。这时,皇帝的舅舅阳平侯王凤为大将军,辅佐朝政,专横霸道。张禹为保全自己,多次上书皇帝,告病辞职。皇帝答复说:“朕以幼年执政,万机惧失其中,君以道德为师,故委为国。君何疑而数乞骸骨,忽忘雅素,欲避流言?朕无闻焉。君其固心致思,总秉诸事,推以孜孜,毋违朕意。”接着,又赐黄金、羊牛和上等酒,还让太监送饭,御医看病。这样,张禹又重新管起朝廷的事情。

汉成帝河平四年(前25),张禹任丞相,被封为安昌侯。鸿嘉元年(前20),他以老病再三请求免职,皇帝应允。并赐安车驷马,黄金千两。

张禹贪财好利,广置私产,占有泾水、渭水灌田四万余亩。晚年,他想为自己营造高大的坟墓和祠堂,上奏成帝,索要平陵(今陕西咸阳市西北)肥牛亭所在的一块地方。此地又在成帝为自己选中的墓地延陵附近,成帝还是同意赐给张禹,将肥牛亭改迁别处。曲阳侯王根听到张禹的上奏,要求变更他的赐地,皇帝没有同意。张禹每次有病,皇帝都驾车前来慰问。一次,他提出:“老臣有四男一女,爱女甚于男,远嫁为张掖太守萧咸妻,不胜父子私情,思与相近。”皇上随即将萧咸调为弘农(今陕西华阴)太守。一次,成帝又去看他,他暗示小儿子还未做官,成帝又把他小儿子拜为黄门郎给事中。

张禹虽退居家中,但朝廷遇到大事,皇帝还常与他商量。永始、元延年间,日蚀、地震数有发生,许多官民上书言事。成帝拿不定主意,就驾临张禹住宅,问张禹有什么办法,还讲到官民们参奏王凤的事。张禹见自己老了,子孙又小,要是与王凤闹得不好,恐怕与己不利,就在《论语》中找出几句话,为王凤掩护,成帝听了不再怀疑王凤。王凤得知后,也感激张禹。

成帝死后,张禹又侍奉哀帝。不到两年,于哀帝建平二年(前5)病死。

执政严明的大将军—田式

田式(生卒不详),字显标,南北朝时冯翊下邽县(今渭南市临渭区)人。田式的祖父田安兴,父亲田长乐,西魏时均做过冯翊郡的太守。北周明帝时,年仅18岁的田式就被授予都督衔。几年后,升任渭南太守。田式秉性刚直果断,武艺高超,拳勇绝人,从政严猛,不讲情面,是历史上著名的酷史。下属官吏们都十分惧怕他,不敢违犯法令。亲朋故友求见,田式也冷若旁人,有事相求一概不办。倍受周武帝赏识,授仪同三司,并赐爵信都县公,擢拜延州(治今陕西延安城东)刺史。后随武帝平定北齐,因有功加封为上开府,迁调建州(今山西高平县南)刺史,改封为梁泉县公。

杨坚为丞相时,尉迟迥起兵叛乱。田式随韦孝宽平息叛乱,因战功拜为大将军,进爵为武山郡公。杨坚改朝称帝,拜田式为襄州(今湖北襄樊市)总管。田式在任,肆虐立威。每出外巡视,对部下总是盛气凌人,极为凶恶,官吏们见他,都心惊胆战,不敢正视。他对违犯禁令者也立斩不饶,从不宽容,即使是自己的亲属也无例外。一次,田式的女婿杜宁去看望他,田式不准杜宁外出。时间一长,杜宁私下里出来一次,被田式知道后,竟笞打五十大板,以示威严。田式有一贴身奴仆同他说话时,见他衣领上爬了只小虫,便挥袖替他拂去,田式竟认为是对自己不恭,立即命人用棒打死了奴仆。对于幕僚官吏中私自窝赃或有盗窃行为的人,田式不问轻重,一律囚禁在地牢中,除非死掉,否则不得出狱。每逢朝廷下赦令,田式总要提前开牢,先斩杀重囚,然后才宣示赦书。朝廷得知后,将田式罢官免职,贬为平民。田式并未因此而失严猛秉性,他愤恚不食,连他妻子也不得入他的房子,只有二侍童相侍左右。田式之子田信当时位在仪同。一次,他劝慰其父不必因此绝食,田式不但不听,还突然猛起抽刀砍杀田信,田信惊慌之中拔腿跑掉,才使刀落在门槛上。朝廷闻知此事后,认为田式已深知其罪,便恢复了他的官职,并拜为广州总管。后卒于任所。

柱国*—鱼俱罗

鱼俱罗(?~613),隋冯翊下邽县(今渭南市临渭区)人。身材高大,臂力绝人,声气雄壮,说话数百步外都能听到。20岁就开始领兵打仗,被推举为大都督,曾跟随晋王杨广讨平南陈,以功拜为开府。沈玄桧、高智慧等在江南起兵反抗朝廷,杨素请他与自己一同参加平叛,每场战争,他都十分勇敢,领兵冲在最前面,受封高塘县公,后再升为叠州总管。随后,鱼俱罗为母亲办完丧事,在返回扶风途中,恰遇杨素率兵出灵州道讨伐突厥,随即与其同行。半路上遭遇突厥,鱼俱罗瞋目大呼,出左入右,往返若飞,与所领数名骑兵奋勇抗击,突厥兵纷纷败退。他以功晋升为柱国及丰州总管。

大业元年(605),隋炀帝继位。俱罗弟鱼赞跟随炀帝在藩时,功绩显著,但因对部下十分苛刻,以酷毒著名,被削官贬出朝廷,因不堪受辱,饮药自尽,炀帝顾虑鱼俱罗心生怨恨,担心他拥兵自重,便将他转为安州刺史,后又迁为赵郡太守。一年多后,朝廷君臣集聚东都洛阳,鱼俱罗因与将军梁伯隐交情较好,数相往来,同时又因他曾将郡中物品贡献给炀帝,炀帝推辞不受,他又将物品赠送给京中权贵,被御史弹劾为勾结朝廷大臣。炀帝大怒,便将他与梁伯隐一起连坐除名。不久,越嶲飞山蛮人(今四川省内)作乱,时常侵掠郡境,炀帝又命鱼俱罗为白衣领将,率蜀郡都尉段钟葵前去讨伐,很快平息了叛乱。

大业九年(613),鱼俱罗被任为碣石道将军,出兵讨伐高丽。回师后,江南刘元进起兵谋反,炀帝又命鱼俱罗率兵前去讨伐。当时由于隋炀帝骄奢淫逸,朝廷失去民心,义军四起,谷物昂贵,人民怨声载道。所以,尽管鱼俱罗领兵驱散一处,义军又在别处迅速聚集。鱼俱罗考虑到义军风起云涌,不是一年半载就可平息,且几个儿子都居住在长安、洛阳,又见天下渐乱,担心道路隔绝,交通不便。当时东都又发生饥馑,谷食踊贵,于是他吩咐家仆将谷物用船运到东都洛阳粜掉,积攒一些钱财,将儿女们接来团聚。炀帝闻知消息,怀凝鱼俱罗有谋反之心,随即派人查看。朝廷巡查人员发现他并无二心,无法定罪。炀帝却认为他相表奇异,目有重瞳,心里暗自嫉妒,最后以兵败问罪,斩于东都洛阳,家口籍没。

身佩四颗将印的节度使—王忠嗣

王忠嗣(706~750),原名王训,唐郑县西(今渭南市临渭区河西乡)人。因其父王海宾为国捐躯,开元二年(714),他被接进皇宫抚养,赐名忠嗣。年长后,寡言而有雄心,稳重而有武略。因他是将门后代,唐玄宗常与其论兵法,他应对如流,为玄宗所赏识。不久,朝廷让他试为守代州(今山西代县)别驾。他上任后,执法严明,锄抑豪强,使一些为非作歹的人闻风收敛,不敢干违法之事。他还多次轻骑出塞,侦察敌情,忠王李亨担心他年轻气盛,争强好斗,像其父亲一样捐躯沙场,于是建议父皇把他召还朝廷。玄宗以其年少,有复仇志,没有让他带兵打仗。此后,让他随河西节度使萧嵩等将领的军队,任兵马使。一日萧嵩将要回朝廷,忠嗣说:“从公三年,无以归报天子。”于是请数百精兵袭击吐蕃,正遇赞普大酋在郁标川检阅军队,忠嗣的部下看到吐蕃人多势重,打算退还,忠嗣不从,率领精兵冲入吐蕃军阵,斩数千人,获羊马万计。萧嵩将他的战功上报,玄宗非常高兴,任命他为左领军卫郎将、河西讨击副使、左威卫将军、代理代州都督,封为清源县男。不久,有人在皇上面前诬告他,被贬为东阳府(今浙江省金华县)左果毅(都尉)。

开元二十一年(733),河西节度使杜希望企图攻取新城(今青海省门源回族自治县),王忠嗣经人荐举,得到任用。二十三年(735),王大破吐蕃军,攻下新城,升任为左威卫郎将,专管行军兵马。这年秋天,吐蕃为报新城之仇又大举侵犯,王忠嗣率军入阵,左右驰突,几出几入,转败为胜,杀死吐蕃兵几百人。他因战功被朝廷任命为左金吾卫将军,同正员。又兼左羽林军上将军、河东节度副使,大同军使。二十八年(740)任代州都督,兼河东节度使,加云麾将军。二十九年,任朔方节度使。

天宝元年(742),王忠嗣兼任灵州(今宁夏灵武)都督,率兵讨伐契丹。在桑乾河一带与奚怒皆作战,三战三捷,俘虏多人。四年(745),突厥叶护新发生内乱,王忠嗣驻军碛口,又一次打败了奚怒皆和突厥叶护新军队。从此,边寨晏然,外敌不敢来犯。朝廷加封王忠嗣代理御史大夫兼任河东节度使采访使,晋封为清源县公。这时的王忠嗣,不再争强好斗、乐于拼杀,而是以持重稳健、求得边塞安宁为己任。他说:“国家升平的时候,当将的责任在于安抚部下。我不想消耗国家的力量,以追求自己的功名。”他每日训练兵马,只是补足缺额,不扩大编制。他有一张150斤的漆弓,经常藏入袋中,以示不轻易动用。军中士兵日夜思战,士气高昂,他就不断派人侦察吐蕃等部的动静,等待时机,出奇袭击,师出必胜。自朔方至云中,边塞数千里,他在要害地带,修筑城堡,开拓疆域数百里。五年(746)正月,河陇地区唐军失利,朝廷委派王忠嗣担任西平郡太守,兼管武威郡事,同时任河西、陇右节度使,又代理朔方、河东节度使,身佩四颗将印,控制万里重镇。不久,又任他为鸿胪卿,加授金紫光禄大夫。此后,他多次在青海、积石(甘肃临津县)率军与突厥军作战,讨伐吐谷浑于墨离,皆获全胜,为盛唐北部和西部边境的安全作出了巨大贡献。

同年四月,王忠嗣向朝廷请求,辞去了河东、朔方两节度使。唐玄宗想攻打吐蕃所占领的石堡城(今西宁市西南),问王忠嗣攻取谋略,他上奏说:“石堡城险要坚固,吐蕃用精兵镇守,如屯兵城下,必死者数万,才有成功希望,这恐怕是得不偿失,不如厉兵秣马,等待时机,乘其不备而取之,这是最好的办法。”玄宗听了很不高兴。宰相李林甫素忌其功,整天搜寻王忠嗣的罪过。天宝六年(747)将军董延光献策请求讨伐石堡城。皇帝命令王忠嗣分兵接应,他努力从事,延光如期攻城不下,反奏他拒不发兵,李林甫借机又唆使济阳别驾魏林诬告王忠嗣想立太子为帝。唐玄宗大怒,召回王忠嗣,令三司审讯问斩,适逢代替他任陇右节度使的哥舒翰,恳切上奏王忠嗣冤枉,愿以自己的官职为其赎罪,玄宗怒气才消,王忠嗣免于死,贬为汉阳(今甘肃省礼县)太守。七年(748),调为汉东郡(今湖北省钟祥县)太守。

天宝九年(750),王忠嗣含冤而死,安葬在郑县广乡原上(今临渭区丰原木张村东北),时年45岁。宝应元年(762),唐代宗追赠王忠嗣为兵部尚书。

四辅之首的宰相—白敏中

白敏中(791~861),字用晦,唐代华州下邽县下邑里(今渭南市临渭区下吉镇西关村)人,系著名诗人白居易的堂弟。他一生经历穆宗、敬宗、文宗、武宗、宣宗、懿宗六位皇帝,位及宰相,三次出京为将帅,在治国、治军上都有不少建树。

敏中少年丧父,随诸堂兄读书习文,于穆宗长庆元年(821)进士及第。不久,被征召到义成节度使李听府,李听对他非常满意。入朝迁为右拾遗。文宗大和七年(833),因母丧离官退居下邽故里。开成元年(836),李听举奏,改为殿中侍御史,后出任邠宁节度副使。邠宁节度使符沏卒后,他“以能政闻”,经御史中丞高元裕举荐为侍御史,再转左司员外郎。他在郎署不得升迁,李德裕虽举荐,但他无钱请众官吃饭,李德裕助其十万钱,他始设宴招待朝官。这时,他的一位故友在京求官不得,来向他告别,敏中欲让故友吃饭,但众官未到齐,别人认为不宜先吃。敏中叹说:“士穷达当有时命,苟以侥幸取容,未足发吾身。岂有美肴上邀当路豪贵,而遗登第故人?”遂命友人先吃。众官见此,皆退。李德裕称他此事真古人所为。

开成五年(840),武宗皇帝即位,器重白居易的诗名,欲召入朝任职,适逢居易足疾严重,宰相李德裕趁机向武宗推荐白敏中,称他文辞和居易相近,且有器识。武宗采纳德裕之见,命敏中知制诰,召入翰林为学士,迁为中书舍人。后又迁兵部侍郎,进为学士承旨。会昌五年(845)二月,权知礼部贡举陈商选士37人,朝议认为其中有请托私情,皇帝令敏中复试,他将7人落选。六年三月,宣宗皇帝即位,五月,擢敏中以兵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。这时,李德裕被贬为东都留守。大中元年(847)秋,他指使李成举发李德裕前任时的不法事,宣宗将德裕再贬岭南。他落井下石的作法,遭世人指责,李德裕著书亦称“惟以怨报德,为不可测”,实指敏中而言。此后,敏中迁中书侍郎,兼刑部尚书。又加金紫光禄大夫、尚书右仆射、太清宫使,封太原郡开国公,食邑2000户,5年13次升迁,位居四辅之首。

大中三年(849)四月,崔铉任宰相,欲独专朝政,排挤白敏中。四年十一月,党项羌部进扰邠宁地区,崔铉乘机向宣宗进言,建议派重臣去守边。五年三月,宣宗任命白敏中为司空、同平章事,兼邠宁节度招抚制置使,前往平息党项羌部之乱。皇帝在安福楼为他饯行,赐给他通天玉带,特命神策军派300名士卒作他的卫队,礼遇非常隆重。他到达宁州(今甘肃正宁县)后,利用地形,以伏击战术首战得胜,然后劝谕诸羌部息兵罢战,从事生产,边境很快恢复安定局面。

七年(853),朝廷提升白敏中为检校司徒,改授成都尹、剑南西川节度副大使、知节度使事、管内观察处置、统押近界诸蛮及西山八国云南安抚等使。他在蜀中五年,整训军队,巩固边关,发展生产,有政绩,被加兼太子太师。十一年(857)正月,以原官兼江陵(今湖北江陵)尹,充荆南节度、管内观察处置使。十三年(859)八月,懿宗即帝位,召敏中入朝,拜司徒、门下侍郎,还平章事,复执政事。数月,又加授侍中。当时敏中足病复发,不能上朝议事,自请辞职,懿宗不许。咸通元年(860)九月,加授中书令。二年初,因交州边境战事骤起,皇帝召敏中入朝议事,他仍有病,请求免职,皇帝命他出任凤翔节度使。此后,他又三次上奏,要求辞官归家,懿宗准以太子太傅致仕,诏书未至而病卒,册赠太尉。葬下邽县白氏祖坟。其坟茔位于今渭南市临渭区龙背乡北程村北。

忠国公—石亨

石亨(1403~1460),明代武将,渭南县南志道里(今渭南市临渭区官路镇一带)人。他长相特异,身材魁伟,脸面四方,美髯及膝。

石亨继承他伯父的职务,任宽河卫(治所在今河北宽城县)指挥佥事,善于骑射,也长于使大刀,每次征战大都能克敌制胜。

正统元年(1436),石亨因与蒙古贵族作战有首功,升为都指挥佥事。三年(1438)正月,又因战功,进都指挥同知。不久,任左参将,辅助武进伯朱冕守大同。六年(1441)石亨考虑朝廷筹饷困难,上奏章给英宗,要求分大同左右、玉林、云川四卫军,开垦净水坪西边荒地,由官家供给种子、耕牛,一年可增产粮食1.8万石。皇帝表示赞同照办。后来累次因战功,升为都指挥使、都督佥事。他认为按照明朝制度不能广收将才,请求仿照汉、唐旧制,设立军谋宏远、知识绝伦等科,让有武功的人自己报名,参加比赛后选择录用,不由他人保举,得到英宗同意。

十四年(1449)六月,兀良哈(蒙古贵族中的部落)扰边,石亨等反击,在箭豁山打败兀良哈的军队,擒斩50人,升为都督同知,被称为智勇双全的边防守将之一。七月,也先(蒙古贵族瓦剌部首领)大举进犯大同,石亨与西宁侯宋瑛、武进伯朱冕等与之作战。宋、朱二将阵亡,石亨单骑逃回,受降职处分。当时,在专权宦官王振怂恿下,英宗率官军50万人亲征,以郕王(朱祁钰,英宗弟)监理国事。八月,发生“土木之变”,英宗被瓦剌所俘。也先乘胜进攻京师,兵部尚书于谦力主保卫北京,他推荐石亨掌五军大营,进右都督。不久,封武清伯。于谦命陶瑾等九将分别立阵于九门外,命石亨防守首当其冲的德胜门。也先攻至京城下,索金帛以万计,被拒绝,就攻德胜门。石亨等伏兵诱击,杀获颇多。相持五日,也先败退,论战功,石亨最高,被封为侯。

景泰元年(1450)元月,石亨佩镇朔大将军印,率军3万人,巡哨大同,又挫败瓦剌袭击,被授世袭诰券,加官太子太师,任总兵官。

八年(1457)正月,代宗病重,石亨与张辄、曹吉祥策划迎立太上皇英宗。经“夺门之变”,英宗复辟后,以石亨首功,进爵忠国公。从此,他受到英宗的恩宠,到了言听计从的程度。他的弟弟、侄子、家人冒功而显贵的达50多人,他的部属、亲友伪称在“夺门”中有功而得官的有4000多人。往日的两京大臣几乎被他全部排挤掉了。同时收受重贿,引用太仆丞孙弘、郎中陈汝官、龙文、朱铨等为侍郎。当时社会上流传着“朱三千、龙八百”的民谣。凡热衷于仕途的纷纷到石亨门下投靠。其气焰之器张,无可比拟。

石亨得势后,因宿怨残害忠良,借故杀戮于谦、范广等忠臣。把曾给他提过意见的给事中成章、御史甘泽等9人贬黜了官职。他还大兴冤狱,诬陷耿九畴、岳正入狱,将杨宣、张鹏赶至边关。他又厌恶文臣为巡抚压抑武臣,将文臣全部撤换。从此,朝中大权都操纵在他手中。

石亨无日不到宫廷见皇帝,他所要求的事,如若不允准,就怒于形色。即使英宗不召见,他也要假借名义进内廷,出宫后就大肆炫耀,卖官鬻爵。石亨曾要求英宗以朝廷的名义在他祖先墓前立碑,工部要石亨请旨敕有司建立,由翰林院撰碑。英宗认为,自明成祖永乐帝以来,没有为功臣祖宗立碑的先例,责备工部大臣,令石亨自己去办。在此以前,英宗曾命主管部门为石亨修建官邸,落成后,英宗登凤凰楼见到石亨的住宅十分壮丽,超越规格,可与皇宫媲美。他的侄子石彪也封为定远侯,其骄横与石亨一样,两家豢养豺官猛士达数万人。

天顺三年(1459)秋季,石彪阴谋策划镇守大同。英宗见其奸诈,在他家中抄出绣蟒、龙衣等及违式龙床等物,就将石彪禁锢于监狱,命石亨回家养病。四年正月,锦衣指挥逯杲探明石亨在家时有怨言,并和他的侄孙石后编造妖言,豢养无赖,窥伺朝廷动静,图谋不轨。于是英宗下令将石亨投入牢狱。众朝廷一致认为他犯了谋叛的律条,当斩,并没收其全部财产。二月间,石亨病死在狱中。


*柱国—官名,也称上柱国。战国时,楚国始置,是统率部队、守卫都城的武官,后升为最高的武官,权位仅次于令尹。隋设上柱国、柱国,以酬功勋。